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新婚的录像带]
[新婚的录像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5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新搬入的大楼房间里,洪尚文理身于一大堆被搬进来的新娘嫁妆里面,感 到有那么一些迷惘,好像是迷了路走进玩具箱,或者被人丢进魔术王国似的。 
  不过,崭新木器幽幽的木香,纯白的衣橱、化妆台、以及一些彩色鲜艳的衣 物、椅垫等,都散发著令人感到羞涩的「色香」,使洪尚文萌出一种冲动,他很 想裸露全身,用他敏感的肌肤接触那些香艳的家具。
 
  洪尚文的老婆——刘美香已经恢复上班族的生活,而刚从新婚旅行回来不久 的洪尚文,却利用剩余的几天休假,单独在整理以及对不可能完全没有。 
  看着、瞧着,洪尚文为打探老婆隐密的念头所驱使,打算从那些照片获知老 婆以前的秘密。
 
  他跟美香由相亲开始,这以后,他俩经过了一段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恋爱 阶段,方才进入结婚礼堂。因此也可以说是恋爱结婚。正因为如此,洪尚文只看 到刘美香美好的一面。
 
  美香在一家大广告公司上班,尚文则在一家大厂商那儿担任营业人员。洪尚 文28岁,刘美香26岁。
 
  他俩的初夜在婚前就享受过了,尚文知道美香并非完璧的处女,美香也始终 不提起这方面的理由。并非表示尚文不在意这一点,只是他感觉到很难以启口, 以致,一直欲语还休。
 
  美香在学生时代有几张躺卧在草坪上、跟男友嬉戏的照片,也有旅行时拍摄 的照片,而且对象并非只有一个人,有多人旅行的照片,也有成对旅行的照片。 而且,并非只有学生时代而已,她成了上班族以后,仍然有相当多类似的照片。 由此推测,美香有过交往的男人,并非只一个人而已,可能有相当数目的男人。 
  洪尚文胡思乱想了一阵子,不觉天色已黑。但是,他并没有急着要开灯,仍 然在思索。尚文想找一些时间询问美香有关这一类的问题,但是,就算问了她, 必然也没有什么效果,不过,尚文还是很在乎这个问题,为了找出更重大的关键 ,他开始打开衣橱。
 
  衣橱里面有一个上了锁的抽屉。很久以前尚文就想探密。他也知道钥匙在镜 台的小抽屉里面。尚文稍微迟疑了一阵子,然后,毅然的插入钥匙,打开了抽屉 。里面有一些很值钱的小装饰品,化妆箱里有一些戒指以及首饰之类,甚至还有 存款簿以及股票。
 
  想不到,美香还懂得存钱蓄财呢!尚文颇为感动。这时,他发现了一个包着 粉红色纸的小盒子,上面再慎重的使用橡皮筋固定好。尚文在好奇心的驱策之下 解开了橡皮筋,里面竟然是一盒八厘米的录像带,既隐密又慎重地收藏的录像带 到底有什么内容呢?
 
  其实在新婚旅行时,尚文跟美香也拍了一些八厘米的录像带,于是他急着想 放出来瞧瞧。
 
  到底会出现什么影像呢?尚文的内心交织着不安与好奇,这跟偷看照相簿的 情形回然不同。当电视幕上现出影像时,尚文圆睁着眼睛,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第一个出现的影像,竟然是在照相簿里跟美香打着网球,穿着白衬衫以及短裤, 露出毛茸茸腿毛的高大俊男。接着美香的脸孔出现,恰有如照相簿的延长一般, 电视屏幕上展现打网球的光景。接着镜头一转,她俩相依俱的在俱乐部喝啤酒。 
  接下来,他俩进入类似饭店的地方,她俩似乎是驱车前往。尚文的背脊感到 一阵寒凉,他茫然的呆站着,手里捏了一把冷汗,他的喉咙感到干燥异常,脑海 里只留下空荡荡的一片。
 
  接着,场景换成夜晚,他俩彼此的搂着对方,美香改穿浴袍,男的仍然穿着 白色长裤,以及长袖衬衫。对于这一次的旅行为何要留下记录呢?尚文感到大惑 不解,接着,他俩又摆起了摄影机,对着它微笑。对于看着电视屏幕的尚文来说 ,她俩仿佛是在嘲笑他似的!
 
  到此的所有情节,尚文还可以勉强的接受。谁知美香闭起眼睛时,那个男人 用手按着她的面颊,把他的嘴唇贴了上去!尚文顿时感到天旋地转,一颗心仿佛 就要从口腔里跳出来似的!
 
  她俩吻得很深,而且,爱欲的表演仍然在进行。那个男人把美香推倒于床上 ,把他的魔手伸入美香的睡袍胸部,打开前襟、抓出乳房,贪婪的用嘴吮吸。尚 文很熟悉自己老婆的乳房,那一对乳房正被自己以外的男人吮吸、玩弄着。尚文 激愤的热血往脑门直冲,手脚不断的在打哆嗦,颓然的跪倒于地板上面,可是, 那种叫他睚眦欲裂的场面仍然在继续着。
 
  凭良心说,如果那一对男女跟他毫无关系的话,这种艳情场面,倒是很有看 头呢!
 
  在那么一瞬之间,尚文有如隔世般的、瞄了一下电视屏幕上的男女,然而, 那只是极短暂的时间罢了,不一会儿,他又感到血脉贲张了起来。
 
  那男人的毛手撩开美香睡袍的下摆,白晰丰硕的大腿赫然出现!他猴急的想 剥退美香约三角裤。不知怎么的?又突然的放松他的腰带,并且把它拉下一小段 。黑茸茸的草丛中,露出怒张的庞然巨物,美香毫不造作的用纤手爱抚着它。尚 文的两眼充满了血丝,额旁的青筋明显的暴开来。
 
  那一对男女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拥吻,彼此的剥褪对方的衣物,尚文勉强自 己把它当成A片,但是那些娇喘,欲仙欲死的呻吟声分明是美香的声音,也正是 他熟悉的声音。
 
  不止如此,那一对男女仿佛贪得无厌似的,发展到口交。末了,男女还迭合 在一起,四条腿缠绕在一起,效法神女会襄王,翻风又覆雨,一直到最后恍惚的 小痉挛为止,都完完整整的被记录下来。
 
  尚文看过很多的A片,但是,从来不曾感到如此的冲击以及富有压迫力。以 致看完时,他整个人瘫痪了下来,头部也感受到一种莫名的钝痛。这时,四周已 经完全的黑暗下来。
 
  虽然已经把录像带收好了,但是,尚文却感到非常的后悔。录影带可以重新 卷好,但是,他受创的心再地无法愈合了。如果不把那一卷录像带放出来看的话 ,他根本就不会产生多余的烦恼,「真是自作自受」他骂了自己一声。
 
  本来,浸淫于玫瑰色美梦的新生活,突然长出了阴湿的霉菌,眼看着可能会 风化掉。想到此,尚文的内心感到一阵落寞,他抱着自己的头部,涌出了一些辛 酸泪。
 
  不管他是否看过录像带,美香是千真万确的做了那一件事情。
 
  因此,他再也不可责备自己看过录像带的事实。不过话又说回来啦!知道与 否、看过与否,对认知方面来说,将会产生很大的差异。
 
  尚文跟美香都在上班,他们在婚前就约定,谁早下班回来,谁就负责做晚餐 。当然啦,尚文仍然在休假,他当然要负责做晚餐……
 
  但是,在欣赏了那一卷录像带以后,他再也提不起兴致到外头购买一些东西 ,专心的做几样精致可口的小菜,摆在餐桌上面,留待着老婆回来享用了。「乖 乖……你根本就没有动过锅铲嘛!天哪!这是给兔子吃的吗?怎么只有一道青菜 呢?而且,那也不成为色拉呀!」
 
  原来,尚文只切了一两盘生的洋白菜,上面再铺两片火腿,如此就想把晚餐 打发过去了。难怪美香看了非常的不满。
 
  「因为,我收拾东西太忙啦……」
 
  「什么?收拾东西?你什么时候收拾东西啦?」
 
  「照理说,老婆应该烧饭给老公吃才合理…」
 
  「你说什么话嘛?当初我俩不是说好了吗?先回到家的人负责做晚餐,你难 道忘啦?而且我也在上班呀!我并不是去逛街。唉……我快饿扁了…」
 
  说着,美香到冰箱找东西吃。尚文对于晚餐似乎一点也无所求,他一直板着 脸孔,两只眼睛盯在电视屏幕上面。加了班回来的美香,匆匆地吃了一些东西以 后,放水洗澡,接着换好睡衣,坐在尚文身旁看电视。
 
  「今天,我是婚后第一次上班。同事们一见面就叫我洪太太。
 
  刚开始时我感到怪怪的,以为他们在叫另外的一个人呢!课长看到我发愣的 样子,轻拍着我的肩膀说﹃美香,你嫁给洪尚文为妻,那不就是洪太太吗?以后 ,这就是你的代名词啦,好自为之﹄。如此一来,我才恍然大悟呢!」
 
  「是吗?」
 
  对于谈得津津有味的美香,洪尚文只应了一句就懒得再答腔,以背部对着他 老婆的美香。
 
  「你到底怎么啦?阴阳怪气的……哪一根筋不对劲呀!」
 
  尚文满肚子的激愤与委曲,为了防止爆发,只好装着一心一意在观赏电视节 目的模样。美香躺入被窝里面,以非常不悦的口气说:「怎么?你连睡前的吻也 吝于给我啦?」
 
  哼……亏你说得出口!我现在哪有心情做那种事情。
 
  「唤!对啦!你到洗衣店把我的衣服取回来了吗7」
 
  「洗衣店……」原来在上班前,美香曾经再三的叮咛尚文,不要忘了到洗衣 店取回她送洗的衣服。
 
  因为一直在看录像带,以致彻底的忘掉了这件事情。
 
  「你呀!真叫人失望,连这件小事也记不得!明天,我要穿什么衣服上班呢 !真叫人想不通,你一整天都在做一些什么呢?房子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整理 嘛!我到家时,屋里黑漆漆的一片,你在干什么呀?真叫人想不透……」 
  的确叫人想不透,但是尚文却是想得透。
 
  「现在,你叫我怎办?完了……明天我要穿什么衣服上班呢?」
 
  「真噜嗦!好烦人的臭娘们!」尚文的忍耐之堤还是决口了!
 
  「好啊!你今天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一直在跟我过不去!」到此,美香也忍 不住发火了!
 
  尚文的两眼一直盯着电视屏幕,美香再也不吭气,躺在床上,立刻用被子蒙 头而睡。尚文惹起了美香的不快之后,多少在内心感到舒适了一些。他所以继续 的凝视着电视,不外是害怕自己把一切都说出来罢了。
 
  「拜托……行行好……把电视关了吧!我睡不着呀!」美香有一点歇斯底里 的说。尚文在默默无言之下,很不情愿的把电视的声音转小。
 
  「太亮啦……我睡不着……」
 
  「你不会动手关灯吗?」
 
  美香动手熄掉床头上的灯。接下来,又是一阵无言的时刻,美香憋不住,还 是开了口:「说说看,你到底在生什么气?真是叫人头大的男人……有话快说, 有屁快放呀!不要像一个小媳妇似的躲在墙角噘着嘴巴……」
 
  美香从被窝里探出头对她老公说。
 
  尚文再也憋不住啦,他好像自言自语的说:「有一卷很棒很绝的录像带,你 想看看吗?」
 
  「到底是哪一门子的带子呀!」
 
  「是香艳又大胆的A片,相信你会大呼过瘾。」
 
  「噢……你有那种带子……我从来就没有看过什么A片……」
 
  「你也可以观摩观摩呀!学一些技巧总是不错的……」
 
  「好啊……真是太好啦。」美香为了讨好老公,很爽快的答应。
 
  尚文在一瞬间犹豫了一下。但是,他认为这个问题应该由夫妇俩来解决,以 致下了决心,装上录像带。
 
  尚文装妥了录像带。在万分紧张之下,他的内心充满了不安、愤怒,以及嫉 妒的感情,等待看美香的反应。想到此,他反而感觉到不曾有过的充实。 
  电视幕上现出影像,美香立刻察觉到那是她跟婚前情郎分手时拍摄的纪念性 录像带,以致瞠目结舌、面孔涨得通红。
 
  她站立起来企图关掉电视,尚文从背后抓住她的手,皮笑肉不笑的说:「不 要猴急,慢慢观赏……精采的戏还在后头呢……」
 
  「人家不要看嘛!不喜欢看嘛!你这个大浑蛋!趁着人家上班时偷开我的抽 屉,你要不要脸呀!你——」
 
  「咱俩已经是老公老婆了,居住在一块,彼此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你胡说,虽然是结了婚,还能保有私人的秘密,你难道是白痴吗?分不清 能看的东西?以及不能看的西?」
 
  「嘿……嘿…瞧瞧你主演的香艳戏,有什么可以厚非的?真够刺激:它是超 级媚药呢!拍得好极啦……那是很贵重的纪录……」
 
  「求求你……别再放下去啦……」美被尚文压在被子上面,以致拼命的舞动 手脚企图逃脱,尚文突然产生了一种强暴似的亢奋。
 
  「你也教教老公那些玩意呀……不要撒野啦……我可不是强暴女人的歹徒, 我可是你正牌的老公啊……」
 
  电视幕上,美香所表演的淫荡举止,给尚文莫大的刺激。他把手伸入拼命抗 拒的老婆睡衣里面,抚弄着她的乳房,再把另外一只探入她的下部,抓住「花唇 」,再把手指伸入巢穴深处。
 
  「快放开我,不要脸的大浑蛋!」美香哭了起来。
 
  尚文把美香的面孔按到枕头上面,气唬唬的咆哮着:「你瞧!最精采的场面 出现啦!快解释给我听听呀!」
 
  「人家才不要解释呢……因为那件事情跟你无关,那是已经过去的一件事情 ……」
 
  「什么过去不过去的!你瞧!现在不是正打得火热吗?所以嘛……我已经兴 奋起来了。」
 
  「分明是过去的事情,我再三的提醒过你,婚前人家有过很要好的男朋友。」 
  「就是那一只跟你表演的长毛猩猩吗?呸!叫人恶心!」
 
  在尚文眼前,「长毛大猩猩」露出了淫荡的笑容,正想利用猴舌爱抚老婆的 「花唇」。尚文恶狠的瞪他几眼,发誓绝对不跟他善罢罢休。
 
  的确,美香曾经告诉尚文,她有过已经谈及婚嫁的男友,但是,该男子被调 到南部分公司后,悄悄的跟父母介绍的一名女子结婚,以致使得美香伤心欲绝。 那时,尚文很中意美香,计划跟她结婚,所以时常安慰她说:「感情很微妙,最 好不要强求,唤不回的,不要去想它了……」
 
  说真的,美香正是尚文梦寐以求的女人典型,他热烈的爱着她,只要她稍为 离开他,他就会感到无限的寂寞。正因为有了爱,他才不计较美香跟长毛猴所发 生的关系。如果美香旧话重提的话,他就没有分辩的余地了。
 
  不过,尚文在口头上不计较美香的过去,但是,目睹到她跟对方表演的「妖 精打架」的录像带节目时,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持冷静。
 
  「好吧!那么你就摊牌好了。你是否要跟我离婚?」美香歇斯底里的喊叫了 起来。
 
  「我没有说要跟你离婚。我只是问你,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人家还能有什么打算?那时,人家爱着他,他也爱着人家,为了当永久的 纪念,方才拍下这卷带子。而且在那时,我还不认识你……」
 
  「什么叫纪念?记住!你已经是洪尚文的老婆了!还带着那一卷玩意干嘛?」 
  「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呢?它又不能送给别人……自己保存起来,又有什 么不妥呢?」
 
  「那么,你一点也不为我着想?」
 
  「那不是为你着想与否的问题,因为那等于我的一部分记忆。
 
  为了你,我得消除自己的记忆吗?你未免太专制了吧?你是不是完全抹掉了 初恋情人的影子,娶我过门呢?你不可能完全抹灭掉她的影子吧?不管是否有那 一卷带子,发生过的事情,就是发生过了……你能够抹掉它吗?」
 
  「就算你说得有理,那件事情跟我无关,你也不要把我卷入你过去的恋情里 面呀……」
 
  「人家并没有把你卷进去呀!是你自己要看,以致被卷了进去……」
 
  美香说得一点不错,但是既然已经看过了,实在很难于保持完全无动于衷的 心境。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睁大眼睛看看吧!那是你最值得回忆的片段,你用力 的看着,再回味吧!」
 
  到此,彼此都把心里的话抖了出来,情绪上也感觉到平静了一些,尚文取掉 了美香覆在头上的毛毯,抓着她的头发,叫她正面看着电视画面。
 
  「喏……瞧你那一股骚劲!」
 
  尚文移动插入他老婆秘处的手指,抱着她的身子,好像要从背后侵犯她似的 ,美香默默无语的看着电视画面。
 
  满怀嫉妒的尚文,把他那个发怒的宝贝,当成一只冲锋陷阵时所使用的枪, 刻意的袭击他的老婆。最初体验到的绝望感消失了。
 
  如今,尚文感到那卷带子仿佛变成了超级的媚药,很有效果的刺激他的男人 本能。
 
  不知怎的?尚文感到末曾有过的兴奋。他也感到老婆「花唇」
 
  的内部比平常还湿润,使他的东西能够自由自在的进退。
 
  他拉近老婆丰满的白色臀部,从背后侵犯她,他一面看着电视屏幕上同样从 背后侵犯老婆的陌生男子,把陌生男子跟他自己搅和在一起。他凝视对方,摇摇 自己的头,燃烧起憎恶的火焰,再把那一份高昂的情欲发泄到老婆身上。 
  「人家不要这样嘛……你快停止呀!人家不要嘛……」美香哭泣着摇摇头, 她外表采取抗拒的态度,但是,她的花唇却是一直在接受尚文的东西。
 
  男与女似乎都在贪欲之下,重复地演出矛盾的事情。尚文有了这种念头之后 ,更为肆意的侵犯他新婚的老婆。
 
  电视幕上的男子「爆炸」的那一瞬间,尚文也抛出了他的体液。尚文跟美香 这一对冤家喘着、喘着,终于崩溃下来。美香在那一瞬间,仿佛失了魂一般,连 一点儿的抵抗力也没有。
 
  电视幕上的那一对男女仍然在表演妖精打架,可是,尚文老早就失去了观赏 的兴趣,同时也没有那一份力气了。美香亦复如此,尚文一声不响的关掉电视, 一对冤家有如和解了一般,拥在一起,再把四片嘴唇贴合在一起。
 
  「真对不起你哪:我不应该把那卷带子收藏了起来。」
 
  「嗯……无所谓啦……」尚文很暧昧的回答。
 
  「赶明儿,我就把它付之一炬。」
 
  尚文不置可否的听着,可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又感到没有那种必要了,纵 然把它付之一炬,他看过的事实也不会消失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这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算你聪明,你终于开窍啦。」
 
  如今,发现这一卷录像带以后的疲劳感,已经逐渐的开始爬上尚文的身上。 在刚才血脉贲张的那一瞬间,离婚的念头曾经闪过尚文的脑际。不过到了恢复冷 静的现在,他却感到自己实在又幼稚又无聊。一个成熟的男子竟然意气用事,很 可笑的跟幻像展开争斗。
 
  且不管那一卷录像带是否能登上大雅之堂,以这个现实的社会来说,那一个 人不在自己内心里藏著录像带呢?只是——不肯让对方看到罢了。
 
  尚文甚至认为——美香很坦白的让他看到她的过去,应该感谢她才对,根本 就不应该对她使性子。
 
  整整一个星期之内,尚文跟美香完全不提起录像带的事情。原来,尚文故意 把带子藏了起来。美香以为尚文把它付之一炬呢!是故,始终不提起只字词组。 大约经过两星期后,尚文突然的说:「怎么?再来观赏那一卷「什么!」美香从 被窝中探出头,以不安的眼神去瞧着尚文。
 
  「因为,我并没有烧掉那卷带子啊。那样……未免太暴殄天物啦。因为它是 很有看头的「记录片」也是至高无上的爱情媚药啊!」
 
  美香哑然无言。因为上一次的不愉快争吵,使她的内心仍然有余悸,她实在 不想领教第二次的争吵,以致脸上布满了害怕的表情。
 
  「我说美香啊。我俩就再观赏一遍吧!因为它太刺激人啦!」
 
  「人家才不要呢!天晓得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不会再为难你,上次你不是感到销魂,而欲仙欲死吗?」
 
  「乱盖!」
 
  「我是说真的。自从那一次以来,你就缺乏那时所拥有的魅力,那时的你跟 平常判若两人。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再捞叨个没完。」
 
  听到尚文如此的说,美香的内心放下重担,舒了一口气。她如此的说:「你 说得没错,我的确有不同于往常的感觉。」
 
  「有什么不同呢……依我看,你好像有一种强烈的感受,身体在打哆嗦,好 像又失了神一般……」
 
  「是啊!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头顶飞出去似的,然后 掉进很深很深的山谷里,老实说,我有点儿怕怕,可是,内心又很想再体验一下 ……」
 
  「那么就是所谓的性高潮吗?」
 
  「可能是吧?身体仿佛腾空飞起,恰有如鸟儿要展翅高飞似的……」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再体验一次吧……」
 
  尚文打开衣橱,取出藏在隐蔽处的录像带。美香仍然有少许的不安,不过, 很率直的回答尚文的问题。
 
  「你看了这卷带子,一定会感觉到被过去与现在两个男人所疼爱的幸福吧? 」昧地笑起来,不置可否。
 
  「那么,你可以同时体会到两次高潮。」
 
  「只要我感到高兴,你也会高兴对不对?」
 
  「嗯……」
 
  「那么,你就不要再使性子啦!」
 
  「我不会再发脾气啦。那些你的陪嫁物里面,没有一件比这卷录像带更能够 与我俩发生密切的关连……所以嘛……我感到高兴都来不及呢!」
 
  在一阵阵的亢奋中,尚文如此的回答。等到美香又发出欲仙欲死的叫声时, 尚文一面感到嫉妒,一面却感受到销魂似的刺激。
 
  尚文如此的想——对他俩来说,或许这一卷录像带将成为至高无上的媚药, 使他俩一生一世享受不尽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6-22更新.